二问:金马奖还开的下去吗?
    中国国家电影局日前公告,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第56届台北“金马奖”。消息一出,不仅大陆、香港公司及明星纷纷表态不参加,不少赞助商也撤出该活动。大陆品牌OPPO是最先撤资的,剩下品牌接二连三地跟进。8月23日,最后一个大牌赞助商宝格丽眼也选择撤销赞助。

    赞助泡汤 金马奖再遭重创

金马奖 图片来源:网络

    2018年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台湾年轻女导演傅榆的纪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获最佳纪录片奖,傅榆发表获奖感言将金马奖带到了2019年尴尬的境地。 日前,中国国家电影局日前公告,暂停大陆影片和人员参加第56届台北“金马奖”。消息一出,大陆、香港公司及明星纷纷表态不参加,不久后连赞助商也纷纷撤出该活动,媒体报道宝格丽、OPPO、伯爵等一众赞助商挥手而去。

    大陆品牌OPPO是最先撤资的,剩下品牌接二连三地跟进。8月23日,最后一个大牌赞助商宝格丽也选择撤销赞助。宝格丽在大陆销售份额不小,代言人包括知名艺人吴亦凡、易烊千玺、舒淇和佟丽娅等。如今“金马奖”只剩下一些协助单位,基本上都是台湾一些不知名的小企业。

 

   赞助商:此时不走 更待何时

     图片来源:网络  

    据星岛日报网26日报道,大陆禁止影片及人员参与“金马奖”,对岛内影视业无疑造成巨大冲击。相关赞助商宝格丽、OPPO和伯爵等也纷纷选择退出。大陆品牌OPPO是最先撤资的,剩下品牌接二连三地跟进。

    8月上旬,宝格丽还被官网标为“首席赞助”出现在金马奖官网名单中,但如今已悄然消失。8月23日,赞助商宝格丽也选择撤销赞助。宝格丽在大陆销售份额不小,代言人包括知名艺人吴亦凡、易烊千玺、舒淇和佟丽娅等。如今“金马奖”官网上已经找不到赞助商一栏只剩。

金马奖“协力单位”

金马奖“节目协力”

 

   没错,“今年最容易得奖啦!”


     当然,对于台湾艺人来说,今年金马奖成为“最大可能”! 日前由庄凯勋、邵雨薇主演的《缉魔》举办首映会,吴宗宪也现身力挺,称这些新生代演员是台湾未来的希望,只要继续努力一定能获得更好的成绩,随即问片商是否已报名金马奖?开玩笑称:“今年最容易得奖啦!”言下之意,少了大陆与香港电影比拼,反而让台湾影片崭露头角的机会更大。 

    前国民党“立委”吴育升痛斥民进党和一些“台独”分子的介入,让岛内电影人的梦想付之东流,也使台湾影视产业呈现“骨牌效应”。不少网民吐槽说,或许今年每一部台湾作品都能得奖。
 

   听说,金马奖广招“赞助商”!

    

    尽管据台媒“中央通讯社”20日报道,金马执委会此前曾就“无单位赞助”一事做过澄清,表示每届影展都会有不同的赞助单位,本届金马奖的赞助合作仍在洽谈中,将于9月中旬才会确认。但我们还是看看金马奖官网为了广招赞助商亮出的“招募文案”。

     “金马执委会近年主席分别为侯孝贤(2009-2013)、张艾嘉(2014-2017)、李安(2018-),在他们的领导下,金马的各式活动愈形壮大成熟,来自公部门的补助所占比例也愈来愈低,目前有超过六成预算是由金马执委会自筹,包含票房收入、版权销售以及合作伙伴赞助支持等。

    没有来自各方的赞助与支持,金马将无法创造闪亮的成果,而支持金马活动亦将为合作伙伴带来正面参与的形象、热情观众的支持以及媒体高度的曝光。我们深信更积极且创新的合作伙伴关系将有助于双方一起创造更高的加乘效益,欢迎与我们联络!”

 

   骨牌效应才刚刚开始 

唐湘龙 图片来源:东森新闻

    《联合报》27日刊登的一篇评论称,深绿的“急独派”为“建立及维护本土政权”,不断强化所谓的“台湾民族主义”,无视两岸在血缘及文化上的强烈连结。 对此台湾资深媒体人唐湘龙感叹,“此情此景让人不胜唏嘘”;前国民党“立委”吴育升则痛批,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分子”的介入,让岛内电影人的梦想付之东流,也将使台湾影视产业呈现“骨牌效应”,“每况愈下。”

    前国民党“立委”吴育升则提醒人们思考金马奖一直以来能够如期完美举办的背后,正是因为两岸电影人都有着“就艺术谈艺术”的默契。他痛批民进党当局和“台独分子”的介入,让台湾岛内电影人的梦想付之东流,也将使台湾影视产业呈现“骨牌效应”,“每况愈下。”

    大陆资深涉台学者刘国深此前受访时怒骂台湾有些人没有大局观,为了一己之私进行情绪化政治操作,伤害彼此感情和互信,最终让全民一起为他们埋单,“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暂停不是大陆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大家停下脚步想一想,以利将来走得更好。”

 

谁的金马奖?

保持金马奖纯洁性美国不应插手

今年“金马奖”连赞助商也跑的差不多了

 

  

 
北京赛车彩票 安徽快3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幸运28 北京赛车开奖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 秒速时时彩